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打造“台式惊恐”!台剧《模仿犯》靠犯罪题材“出圈”

时间:04-2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47

打造“台式惊恐”!台剧《模仿犯》靠犯罪题材“出圈”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立非 吕克】继《我们与恶的距离》《华灯初上》之后,《模仿犯》又成为台剧新爆款。这部改编自日本作家宫部美幸推理小说的剧集,背景被移植到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台湾,其中各种残忍的杀人手段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令人反思,尤其是犯罪悬疑题材的台剧近期不断,关于“善与恶的争辩”成为热门话题。《模仿犯》火了由吴慷仁、柯佳嬿和林心如等人主演的《模仿犯》,讲述台湾上世纪90年代一起“断掌案”衍生出一系列连续杀人案件,在媒体操弄与检警办案之间,检察官郭晓其(吴慷仁饰)试图找到真相。剧中,凶手犯案手法十分残忍,还利用人性、亲情弱点来嘲弄被害者家属,加上些许灵异元素,让岛内网友直呼“惊吓程度破表”。此外,剧中扎心台词——“我曾经以为只要消灭世界上的邪恶,就可以逃避心里的黑暗,但最后我却在整个过程中迷失自己”,也引发议论。《模仿犯》3月31日上线流媒体平台后迅速走红,上周在网飞平台全球非英语剧集排行榜上排名第二,成为首部进入该平台全球剧集排名前十的台湾剧集,这个成绩超过2021年的热播台剧《华灯初上》。此外,该剧还登上中国香港、新加坡周榜冠军,更难得地打进希腊、罗马尼亚、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巴林等欧洲、中东市场。据台湾《工商时报》报道,《模仿犯》制作费很高,每集超过1000万元新台币(约合225万元人民币)。台湾联合新闻网称,该剧将时空背景放到上世纪90年代,与台湾当时各种离奇凶杀案、女性安全遭受威胁等现实中的社会背景息息相关。就剧本和制作完整度而言,《模仿犯》可媲美优质韩剧,甚至被称为台版《秘密森林》(2017年热播的犯罪题材韩剧);在道具细节、人物背景故事、剧本结构和主轴线翻转等方面,也符合推理格式。该文甚至认为,《模仿犯》是“台剧复兴2.0”的加速器。剧情“老毛病”犯了不过,台湾阳明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学系教授魏玓14日撰文称,《模仿犯》其实并不如表面上或部分评论者所说的那么出色,犯了台剧“老毛病”:对白不自然,欠缺叙事逻辑连贯性。此外,宫部美幸原著小说中角色与社会问题的联结很自然,但该剧设计的个人角色只是为了服务主要故事构成,社会问题涉及不深。魏玓同时提到《模仿犯》中几位主演的表演,认为无论是“中生代”代表吴慷仁、林心如,还是资深的陈博正、庹宗华,他们的演出要么落入窠臼,要么被浪费,“从这部作品中看到的台剧未来,显然是一个比收视成绩更值得注意的课题”。新加坡《新明日报》也指出,该剧并非完美,像林心如饰演的女主播演技就受到质疑,最后一集也被一些观众吐槽“烂尾”。在豆瓣网上,《模仿犯》获得7.4分的评分,不如同样由吴慷仁或林心如出演的《我们与恶的距离》(9.4分)和《华灯初上》(8.1分),以及2020年的犯罪剧集《谁是被害者》(8分)。流媒体改变观影习惯过去40年,台剧在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表现,2001年《流星花园》的爆火让人一度以为台湾只出产偶像剧。近几年,以《我们与恶的距离》为开端,一些犯罪悬疑题材台剧受到关注,与网飞、爱奇艺、迪士尼等视频平台的合作是它们“出圈”的一大原因。2020年,《谁是被害者》以独特的“台式惊恐风格”一举打开知名度。有别于刑侦剧惯常找犯人的叙事逻辑,《谁是被害者》融入台湾社会曾发生的重大案件,带着观众推敲层层谜团,寻找被害者真实身份。2021年,爱奇艺出品的《逆局》由周渝民、张榕容以及新加坡艺人李铭顺等主演,该剧改编自大陆作家千羽之城的小说《追凶者》,讲述虚构的沿海城市东林市发生连续杀人命案的故事;2021年年底上线的《华灯初上》连出三季,甚至在岛内社会掀起全民追凶热潮。今年,除了网飞上线的《模仿犯》外,迪士尼流媒体平台于1月上线《台湾犯罪故事》,全剧的四个故事皆改编自台湾真实案件,如灭门血案、奸杀案、诈保案与冤狱案等。有台媒评论称,流媒体平台的兴起带来观影习惯的改变,也使台剧确实呈现出不同于以往的面貌。在作品类型上,此类犯罪悬疑题材不断有新作品上架,也显见有其观影需求。可以说,戏剧影视内容不会只有一种表达,台湾也正在通过悬疑等题材尝试不同的表述方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