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东大型资本“落户”中国

时间:03-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2

中东大型资本“落户”中国

作 者丨陈植编 辑丨周鹏峰图 源丨图虫随着彼此经济往来的日益紧密,越来越多中东大型资本加码“投资中国”。近日,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即“沙特阿美”)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阿敏·纳瑟尔(Amin Nasser)表示,中国市场石油需求强劲且不断增长,公司正寻找进一步投资中国的机会。数据显示,去年沙特阿美的对外投资金额达到497亿美元,其中面向中国产业的投资金额或已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折合约142亿美元)。这仅仅是中东大型资本加码投资中国的一个缩影。近年,阿布扎比投资局、科威特投资局、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等主权财富基金纷纷在中国地区设立办公室,进一步扩大中国一二级市场投资版图。在业内人士看来,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相继“落户”中国,一是持续看好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与科技产业蓬勃发展所带来的股权投资机会,二是可以更近距离全面了解拟投资企业的经营状况与业务前景,提升投资决策效率,也能与更多中国资本开展多元化合作,持续挖掘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一位熟悉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模式变化的律师告诉记者,近年众多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华设立办公室的另一个原因,是汲取了此前的某些股权投资教训。前些年,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斥巨资投资一些国际知名创投基金,后者使用巨额中东资本投向创新商业模式的明星企业,但这些所谓的“明星”企业均因为持续烧钱与业务模式不成熟“昙花一现”,令中东主权财富基金蒙受不小的损失。因此,现在更倾向设立办公室,加码企业直接投资降低投资风险。一位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直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持续加码中国投资,不但给中国众多企业带来新的资本,还有助于后者走出国门。“此前,我们向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旗下投资机构推介一些中国科技企业股权投资资料,在沟通过程,发现他们对相关科技企业能否在中东地区拓展业务颇感兴趣,原因是中东国家也希望通过股权投资,吸引全球先进科技与创新商业模式入驻本国,推动当地经济转型发展。”他告诉记者。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东资本在中国的投资版图日益扩大,他们已不再局限于美元投资。去年底,中东地区另类资产管理公司Investcorp计划发起一只规模在20亿-40亿元的人民币股权投资基金,专注中国企业的收购投资机会。Investcorp 联席首席执行官Hazem Ben-Gacem当时透露,企业计划在未来数月内向中国监管机构申请许可,以便在2024年开始从中国机构筹集资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不仅仅是中国的中东投资者,也希望能被看作中国的本土投资者。”Ben-Gacem指出。在多位PE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中东资本对中国市场的股权投资模式正发生新变化,一是开始输出自己的股权投资策略与投资管理经验,吸收中国资本共同投资获利;二是投资方式从传统的美元基金拓展到人民币基金,将进一步提升他们在中国的投资效率与范畴,规避某些国际地缘政治风险。“更重要的是,随着人民币在中东地区的使用普及度日益提升,一旦中东资本的人民币基金业务取得良好成绩,就能吸引更多中东机构使用人民币开展对华股权投资,有助于提升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一位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学家认为。 加码对华项目直接投资受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升级等因素影响,近年部分欧美股权投资资本缩减对华投资,反而令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成为加码中国投资的美元基金“新主角”。过去数年,无论是阿布扎比投资局、科威特投资局、还是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都纷纷加码中国市场。在二级市场,据A股上市公司2023年半年报显示,89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出现主权财富基金的身影,其中不乏阿布扎比投资局、科威特投资局等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一级市场,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范畴与投资力度更广更大。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在2017年-2021年期间对华股权投资总金额达到约122亿美元,占其海外股权投资总额比重约20%。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在华股权投资金额也达到数十亿美元,涵盖70多个投资项目,涵盖科技、消费和医疗等多个行业,投资对象包括快手、BOSS直聘、小鹏汽车等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在穆巴达拉投资公司、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与阿布扎比投资局等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华设立办公室后,他们在中国的项目股权投资进一步提速。数据显示,去年,中东地区资本宣布逾13笔对中国企业的大型投资,达到1980年以来的最高值,这些大型投资包括沙特阿美以246亿元人民币收购熔盛石化10%股权,阿布扎比政府旗下投资机构CYVN对蔚来汽车的7.385亿美元股权投资等。前述律师向记者透露,这背后,是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在中国的股权投资策略发生着新变化——以往,除个别特定重大项目会采取自主投资决策,其他主要依靠投行等中介机构“推介”,寻找中国优质企业,但此举导致投资决策效率相对较低,且项目投资来源受到较大局限。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与众多新兴产业蓬勃发展,这些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纷纷主动“来到”中国,一面更大范畴地寻找中国优质企业与新兴产业进行投资,一面也能更近距离地全面考察拟投资企业的经营状况与未来发展空间,制定更个性化的项目投资策略。其中,越来越多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开始与中国地方政府合作发起股权投资基金,以获得更丰富的优质企业项目资源与投资渠道。此前,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与深圳市福田区合作,在境内成立蓝海太库(深圳)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首支基金规模逾10亿美元。多位PE业内人士直言,尽管近年中东主权财富基金通过在华设立办公室加码项目直接投资,但他们的项目直投对象,主要是行业龙头企业或具有未来广阔发展空间的新兴科技企业优质企业,单笔股权投资金额都在数亿美元,因此能纳入他们投资范畴的中国企业依然数量有限。“所幸的是,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一直在加码对华初创型科技企业的股权投资,由于这类企业的单笔投资金额相对较低,他们更倾向以LP身份投资中国本地的创投基金或产业资本旗下投资机构,由后者出面开展中小型科技企业股权投资,等这些企业通过早期孵化做大做强后,再由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择优开展直接投资。”上述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直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正日益重视对中国企业的全生命周期股权投资,并通过长期投资获取更可观的投资回报。中国创投机构募资“便利度”提升随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陆续在华设立办公室,越来越多中国本土创投机构也获得“近距离”赢得他们出资的机会。多位创投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前些年他们需专程飞往中东地区“约见”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旗下投资机构相关负责人,说服后者出资投向他们新发起的股权投资基金产品,且募资征途未必一帆风顺。一是在中东举行募资路演活动,未必能请到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相关负责人“面对面沟通”,二是即便有机会“面对面沟通”,也往往面临“口说无凭”的尴尬,因为介绍的项目成功投资案例往往都停留在PPT。“更伤脑筋的是,个别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旗下投资机构答应开展投前尽职调查,但委托的尽调机构对中国市场与投资项目缺乏了解,我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时间与他们沟通解释,但收效未必如意,无形间影响中东资本的出资兴趣。”前述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直言。如今,随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落户中国,双方尽调环节沟通效率不但得到有效提升,且对方时常实地考察投资企业的经营状况,以便给出更全面客观的投前评估报告,效率更上一层楼。记者多方了解到,拿到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出资绝非易事。在实际操作环节,不少中东主权财富基金设定多项出资门槛,一是部分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种子期投资款超过1亿美元,因此要求中国本土创投机构需具备较大的资产管理规模;二是中国本土创投机构除了能创造较高的投资业绩,还需发布符合国际标准的业绩报告,并证明其实际股权投资交易执行状况与投资策略相吻合;三是中国本土创投机构需具备管理国际资金的经验,因为这有助于他们提供更规范的风险评估报告,以便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了解基金潜在投资风险与相应的应对策略。此外,部分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也汲取以往的LP出资教训,对创投机构的投资策略有着更严格的考核,比如不喜欢相对激进的投资策略,即通过烧钱扶持投资企业迅速做大市场份额而赢得高估值;再如更青睐投资专注某些特定产业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因为这些特定产业与中东国家经济转型发展与科技产业迭代高度相关,能吸引这些特定产业中国企业前往中东地区拓展业务,助力本国经济更好更快转型。“我们还注意到,如今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旗下投资机构在投资中国本土创投机构时,日益重视后者的ESG表现,他们认为这是能否跟上国际股权投资新趋势的重要评判依据。”这位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直言。目前,部分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对ESG投资的评估标准,与中国本土创投机构的确有所差异,比如他们借鉴西方国家的ESG理念,更看重男女平等与种族平等,而中国本土创投机构的ESG评估更多借鉴中国实际国情,关注共同富裕、环境保护与碳中和等。因此,需要与对方不断沟通,让他们了解中国ESG的内涵。目前沟通已取得不错效果,双方达成一项共识,即资本不应局限于“表扬”优秀的ESG企业,更要鼓励不同国家企业在适合自身国情的ESG方面做得更好。试水人民币投资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随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相继在华设立办公室加码中国,他们的投资方式或将发生转变。以往,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与中东大型资本一直使用美元基金开展中国境内股权投资,但这需要被投资企业先设立相对复杂的红筹架构,且相关股权投资资金出入境与货币兑换需审核,导致投资决策与项目退出效率相对较低。如今,随着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外汇管理试点操作细则日益完善,他们也发现借道QFLP试点投资境内企业股权,能有效提升股权投资效率,且方便资金进出与资金兑换。所谓QFLP ,是指境外机构投资者在通过资格审批和外汇资金兑换出入境管理程序后,可以先将境外的外币资金兑换为人民币资金,以人民币资金形式投向国内股权投资基金或企业股权,一旦基金到期清算或企业A股上市(被并购),QFLP试点投资机构可以将项目退出的人民币资金再兑换成外币,顺利实现资金出境返回境外。一位熟悉QFLP流程的律师向记者透露,目前众多地方政府面向海外投资机构的QFLP资质审核流程高度市场化。通常情况下,只要是全球大型PE机构且具备成熟的投资策略与以往相对良好的投资业绩,都有较高几率获得额度。因此,中东主权财富基金获取QFLP资质难度不大。在他看来,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或对QFLP青睐有加,另一个原因是国际地缘政治风险升级令中国企业海外上市难度加大,因此他们更看重所投中国企业在A股上市实现项目退出,并通过QFLP机制顺利实现股权投资本金利润的货币兑换与资金出境返回。记者注意到,相比QFLP,个别中东PE机构在人民币形式对华股权投资方面“更进一步”。比如Investcorp在去年底计划发起一只规模在20亿-40亿元的人民币股权投资基金,专注中国企业的并购投资。资料显示,Investcorp已在中国开展多项企业收购。比如去年5月,Investcorp斥资约1亿美元收购主营电动汽车电源管理与电池充电基础设施等应用组件生产的山东嘉诺电子;此前,Investcorp与华润资本合作发起亚洲食品增长基金,曾参与收购香港高端精品超市City Super Group的65%股权。前述国内创投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此前他们邀请部分中东资本出资投向他们的股权投资基金产品时,也曾讨论过后者以人民币形式出资的可行性与具体操作方式。目前中东资本对使用人民币开展对华股权投资也颇感兴趣,一度打算在香港将美元兑换成人民币进行投资,但由于相关操作需解决的政策批复流程较多,目前这项工作仍在论证阶段。“但是,随着相关部门积极完善人民币跨境投资的操作机制,中东资本很可能有望以RQFLP方式投资境内人民币基金。”他认为。记者获悉,在去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外商投资环境加大吸引外商投资力度的意见》,明确支持QFLP“以所募的境外人民币直接开展境内相关投资”后,部分地方政府已试水推进RQFLP(RMB Qualified Foreign Limited Partnership)机制落地。所谓RQFLP,即人民币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属于QFLP制度的延伸,即QFLP基金获准将境外人民币资金直接汇入境内,开展相关股权投资。此举在承接QFLP全部投资功能的同时,进一步简化资金结汇的前置审批、清算、减资、利润分配等多个购付汇环节,降低了境内股权投资项目的估值核算难度,帮助海外资本规避因汇率波动带来的投资风险,以及缓解大额购付汇行为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等。多位PE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人民币在中东地区的使用日益普及,未来中东资本以人民币形式开展对华股权投资的积极性或进一步提升。毕竟,众多中东主权财富基金与中东资本一直在致力于资产多元化配置,通过人民币形式提升中国资产配置比例,有助于他们进一步分散投资风险并获取更稳健可观的投资回报同时,吸引更多中国优质企业在中东地区拓展业务,助力当地经济转型发展。尤其在阿联酋、沙特等中东国家与中国的经济贸易规模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双方以本币扩大双向投资的趋势正变得“水到渠成”。SFC本期编辑 钟海玲 实习生 谭雅涵 21君荐读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